“呀,12点了”
“今天吃什么呢?”
“要不去楼下吃冒菜?”
"我今天想去吃大米先生"
....

我正思路新奇的码着代码,被今天中午吃什么的话题拉了回来。我一看屏幕右上角的时间,12点00分12秒。

似乎我们每天都会为吃什么而烦恼,自古以来这都像是一个非常难解的问题,不到饭店的那一刻、不到买回食材的那一刻是很难有答案的,但每天又不得不至少面临三次。

今天下班回家,拿出手机翻看知识星球,发现今天的写作主题——选择,看来今天我是逃不过它了。

一、只允许对的存在

提到「选择」,我不知道正在阅读文字的你,想到的是什么?
我想到的是选择题。

还记得我们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做的一张张试卷么?
开篇篇幅占得最多的就是选择题。
随着试卷越做越多,我们的认知中渐渐便形成了只能选择对的。

一但我们选择错误了,就会受到惩罚,考试会得0分,然后回到家中父母还会责骂,再回到小伙伴里甚至还会被排挤,更可怕的是到了教室还有可能还会被老师安排到最一排等等,一系列的连环效果。

当然这不是说,只选择对的,这么做有问题,只是这样久了,我们也就缺少了愿意冒险试探,愿意犯错的勇气。
日子久了,我们骨子里面就会被刻进任何事都只能选择对的,大学学校你要选择对的,工作方向你要选择对的,甚至人活着也要活对。
一直都在寻找什么是对的,渐渐你会发现,有些时候选择对的不一定就是对的,从不同角度对的也可能是错的。

二、历尽千帆

正好清明回家,我一亲戚在我家吃完晚饭,他的女儿没事就和我聊天。

她说:“我似乎在某一刻能理解班主任的不容易了。”
我说:“怎么讲?”

她继续回答:“我们不是高二马上高三了么,前几天班上有一位同学想请假去看病,想拉着一个同学陪她去,但是班主任没同意,然后同学就非常不高兴,回到寝室后还一直在抱怨。”
我听得入神,说:“嗯”

她接着又说:“其实从同学角度思考确实没错,我生病了,让一个同学去陪她,没啥问题。但是我们马上高三了,大家的学习时间都非常紧,你并没有病到那种非要人陪着才能去的地步。或许那同学也不介意陪你去,但是你的一场病却需要两个人为你买单,这对那个同学有点不公平,所以老师做得也没有错。”
......

聊到这我感觉她的认知,似乎已经开始从「非黑即白」跨入到了「除了黑白还有灰」的阶段。
我汗颜的和她说,你的认知发育比我快多了,我是到了工作才明白这个道理。

其实很多时候,我们做的选择,都是来自我们的认知,或许从这个认知角度思考是对的,但是从另一个认知角度看它就是错的,那到底这事该以哪个角度去判定呢?那它到底是对是错呢?又再次面临选择。

所谓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即使如此。

三、归来仍是少年

认知发育太快,换个比较容易理解的词语就是「早熟」,她继续给我说,她现在偶尔会感觉自己不太能融入她们了。
没错,这便是早熟带来的副作用,你经常会觉得她们特别像小孩子,但是你又不能像大人一样训导他们。

同时学校又是一个非常独特,人群层次非常健全的群体,你每天睁眼到闭眼甚至睡觉都和她们在一起,你又不能体现得太不合群,轻者他们排斥你,重者他们可能会一起挤兑你。
所以你必须学会伪装,但是又不能太过伪装,容易失去自我。
所谓曲高和寡,就是这样的。

我们正聊着起劲,叔叔阿姨就上楼说,今天比较晚了该回去了,我们的聊天也就只能这么划上一个不圆满的句号。
等她回去后,我想了想还得给这次聊天画个句号,于是给她发了一条微信,内容是:

加油,早熟的人会很累,因为你需要熬到属于你那个年龄的年岁时,你才能得到释放,不过一路上也有属于你的别样风景。

四、破晓

为什么我会提到「你需要熬到属于你那个年龄的年岁时,你才能得到释放」,就像我不吃肉一样,很多人会问你为什么不吃肉?什么时候不吃肉的?

其实读书时我也吃肉的,我是出来工作后才开始不吃的。

为什么是出来工作后才不吃的呢?
因为读书时我花的是父母的钱,都说拿人手短。

其次我需要和身边的同学保持一定的连接度,一个不吃肉的人,每当有同学聚餐等活动时,便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,我自知,我的个人魅力还不至于每次聚餐都能让一群同学为我单独选餐,一次二次三次还行,次数多了,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。
所以我选择随大流,虽然我不太喜欢吃肉。

我出来工作后便不一样了,我有自己独立的收入,我也有了自己独立稳定的人脉圈子,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不吃肉,日子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。
所以现在我发起的聚餐一般都会多叫上一个吃肉的,哈哈,不为什么,只因为我不能让对方一个人尴尬的吃肉是吧。

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特别的,你能选择的往往是和你的人生阶段有关,比如:
你能租的房子价格,往往会和你工作年限收入有关;
你能看懂的书,往往和你知识积累有关;
你能做的事,往往和你的能力有关;
......

只有你能力和你年岁阶段成正比时,你才能做出令你满意的选择

就像我亲戚家的女儿,她的认知发育比一般人要快,所以在很多时候,在认知层面容易会出现降维打击的感觉,但是由于她现在的年岁和所处的环境,是很难像出入了社会的成年人一样,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回避。

再如我不吃肉这事,我虽然可以在大学时就选择不吃,但是那样的话,我将会失去很多与同学的连接,而这些连接对我那个年龄段是非常重要的。

都说成长是痛苦的,其原因之一便是如此,我们的认知和你的年岁不成正比,这一点将会伴我们成长终生。

当不成正比时,我们在做选择时便会异常的困难。因为你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艰难的,都是对你来说是一次心灵上的打击,你需要去适应,你需要去伪装,你需要让自己变得合群,变得和他们一样,但是你的内心却是迷茫的、痛苦的。

但当随着我们的认知越来越完善,越来越成熟,你便不会那么痛苦那么纠结了。
从最开始的只有对错、只有黑白,到后来发现还有灰色存在,再到后来我们发现我们不是唯一一个这么纠结、这么痛苦的人,这些便是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突破和成长。

其实我们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和我们的认知有关,认知往往越成熟或者越不成熟,在做选择时越容易,而在中间阶段反而难以决断。

加油!
愿你,历尽千帆,归来仍是少年!